logo_img
当前位置:首页 > 自主招生 > 观点1+1:招生处处长被查 自主招生谁做主?

观点1+1:招生处处长被查 自主招生谁做主?

2019-10-24 14:38:31      来源:

普通 黑龙江

  小蒋的话:大家好,我是小蒋。国事,家事,天下事,天天都有新鲜事。你评,我评,众人评,百花齐放任君看。观点各有不同,角度各有侧重,只要我们尊重客观、理性公正。

  全面清理“执法杂牌军”会否出现“转正潮”?

  背景:我国将全面清理行政执法人员,严禁未取得执法资格的人员执法,将履行行政执法职责的合同工、临时工调离执法岗位。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中央宣讲团成员、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袁曙宏在日前公开发行的三中全会《决定》辅导读本中撰文披露上述内容。

  华商报发表然玉的观点:《决定》辅导读本的最新表述,乃是一种更为彻底的切割:不再是如过往一般,宣称“将临时工局限于巡查、发现和劝阻等非执法行为内”,而是索性采取全面调离的方式,从而从根本上避免临时工染指执法的风险。惟其如此,才可最大限度压缩行政机构的履职随意性,并使之成为建构社会良序的可靠一环。

  京华时报发表银玉芝的观点:要规范执法权让渡乱象不仅是清理和调离合同工、临时工那么简单,还必须有足够而科学的人员、拨款保证。要落实这两点,实际上又是牵一发动全身,涉及政府职能的转变。只有当政府部门回归服务本位,人力和财力才能合理配置,更愿意将钱花在刀刃上,其中自然包括行政执法人员的足额配置和经费保障。

  小蒋随想:一些地方的“执法协管”人数甚至超过“正牌执法”,如果将这些人一下全部清理掉,地方可能会说管理将陷入混乱。而且,鉴于地方与中央的财权与事权不对等,地方时不时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“全面清理”的执行力是一个问号。还需注意的是,在一些地方精简机构与人员的同时,又会冒出一堆新的机构安置人员。虽然编制十分紧俏,但在清理“合同工”的过程中,会不会有一部分人得以“转正”?若此,恐怕又会衍生出任人唯亲与用人腐败。这一系列的问题,不可不提防。

  人大招生处长“出事”,自主招生谁“做主”?

  背景: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发言人证实,该校招生处原处长蔡荣生已于上周接受纪检部门调查。有系统内人士分析,其极可能在高考招生,尤其是自主招生方面“出事”。

  新京报发表汤嘉琛的观点:在坊间,“花大钱上好学校”早已成为潜规则,“自主招生等于自主腐败”等说法也不新鲜。蔡荣生被调查及由此引发的腐败猜想,揭开高校招生腐败的冰山一角。面对沸腾的舆论,坊间关于受贿金额的传闻是否属实,是否还有其他领导涉案,还有多少高校存在类似腐败,都有待权威调查和翔实交代。

  华商报发表杨鹏的观点:公众潜意识还是希望,高校永远是那个象牙塔,一直都能够“纯洁”下去。遗憾的是,从蔡荣生来看,这份存于想象中的“纯洁”,恐怕也要被剥得干干净净了。不管是高考常规招生,还是自主招生,鲜有人知道是如何运作的,也很难想象,本来只能用成绩说话的地方,竟然存有让人谋利的空间。大学改革最近几年一直很热,但又难见进展。现在,蔡荣生的事件或许说明,大学的确到了加快改革的时候了。

  小蒋随想:媒体上不时有这样的新闻——某人以花钱能上重点大学、有关系买低价房指标、能办理进京户口等等为由,骗取了许多人大量钱财。对此,有关方面总是提醒,只有通过正规渠道才能上学、申请保障房、入户,不可能花钱买。言下之意,花钱兜售的都是骗子。可透过一些腐败案件的查处,人们还能相信“只有正规渠道能办”吗?恰恰是因为“不正规渠道”的存在,才使骗子有浑水摸鱼之机。暗箱操作的存在,折射出有关制度的漏洞,以及有关负责人缺少监管。人大招生处长被调查,其他学校可确保万全吗?

UP